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繁體中文
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rotator.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信息浏览
 
北京大学佛学班深圳弘法寺游学记连载(1)

www.tyx.com.hk   2014-6-7    天医星医药集团

  
 
空姐给我和香港菩提学会会长永惺长老照的相片
 
 
空姐给我和香港菩提学会会长永惺长老照的相片
 
   【<中国泥灸讯--2014年5月18日下午北京大学佛学班深圳弘法寺游学飞机上>】近日邱天道董事长随北京大学佛学班深圳弘法寺游学,18号因飞机延误改签深圳航空公司飞机,谁知道上飞机后和香港菩提学会会长永惺<长老>大和尚坐一起。大和尚的侍者在经济舱,由于飞机延误了3个小时,永惺长老心前区有点痛,翻来覆去的,飞机工作人员想让永惺长老,永惺长老说什么也不下,飞机工作人员问那位是“大夫”,我说近在眼前。让我给长老切了“脉”,看看长老心脏如何,我切脉后说没有事,不用下飞机。飞机工作人员(空姐)说没有“速效救心丸和硝酸甘油片”,我让空姐给我点“万金油”,给长老抹了抹人中穴、太阳穴(百会穴和四神聪穴我也给抹了抹),长老感觉很舒服,就说心前区不舒服,让我给按摩一下,我给长老按摩内关穴和后背的“心俞穴区域”。因天气热,一路上我给长老用扇子扇了一路。下飞机时永惺长老要了我的名片,侍者宽秀法师要了我带的中国泥灸资料。长老非让我跟他去香港菩提学会<西方寺>,我说下次专程去,长老还说我改签这趟飞机就是专门为他护法的!啊!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!缘啊!
 
 
 
 
    永惺长老,热河喀左旗人,俗姓刘。法名演霖。辽宁省海岱营子村人,生于1926年,家中排行第五。1942,于长春般若寺受具足戒。先后就学于哈尔滨观音佛学院、青岛湛山佛学院、香港华南佛学院。先后于香港创办东林念佛堂、西方寺、虚云和尚纪念堂、菩提学会、东林安老院、菩提佛学院、华夏学院,及美国德州佛教会等,并经常组团访问美、加、日、韩及东南亚诸国,以促进佛教文化之交流。历任西方寺住持、香港菩提学会会长、香港佛教会常务董事、香港佛教僧伽会董事、美国德州佛教会主席、华夏学院董事长等职。著有菩提文选一书行世。
 
    释永惺,香港佛教界德高望重、仁慈可亲的法门龙象释永惺大师,少年时遁入空门追寻如来足迹和贝叶遗文,青年时弘法香江,转眼六十载。他以香港为基地,修建佛寺、传承佛法、捐资助学、救济众生,将菩提善业延伸至内地和世界各地。走在这条菩提路上,他有过披荆斩棘的办道岁月,也尝过人生的辛酸苦辣,却始终如一荷起“弘法利生”这担如来家业。
 
    辽宁来港 辟建4道场
    现任香港菩提学会会长、荃湾西方寺方丈、香港佛教联合会副会长的永惺大师,来自东北辽宁而久居香江,是天台宗法脉第45代教观总持。在香港共创建了4间弘法道场:荃湾东林念佛堂、荃湾西方寺和菩提学会、虚云和尚纪念堂。
    东林念佛堂和西方寺为教演天台、行归净土的道场。菩提学会则是一间非牟利慈善机构。大师在内地和国外也修建了多间寺庙,在美国休斯顿创办浴佛寺、佛光寺,波士顿创办千佛寺,马来西亚创建普陀寺等;并多次代表香港佛教界出席“世界佛教大会”、“世界佛教僧伽大会”,以及多次主持天台宗传法大典。
    12岁出家 历经战乱
    大师12岁出家,不久即遭逢八年抗战和国共内战,从东北辽宁一直南下逃难,于1948年初抵达香港,从此落地生根。他在荃湾华南学佛院修读了3年,毕业后,便立即投入披荆斩棘的办道岁月,立志开荒创建弘法道场。
    回想初建第一座道场“东林念佛堂”时,当年的辛酸仍然历历在目。“开始修建时,口袋里只有2千元。辛苦了好几个月才建好,谁知山洪暴发,佛堂被冲刷得支离破碎。那天是八月初四”。钱花光了,房子倒了,几个月辛苦付诸流水。大师叹了口气接着说,“当时人生地不熟,也不懂讲广东语,感觉十分辛苦。手里拿着由政府派发的难民救济饭,饭里只有牛肉,没有菜。出家人只能要了饭,回来再拌着豆腐乳一起吃”。永惺大师曾在东林念佛堂当了18年监院,现任方丈是圣怀法师。
60年代初筹建西方寺
    到了60年代初,大师继续在荃湾三叠潭买地筹建西方寺。当时由于经济困难,寺院多采用旧木料和锌铁等盖搭,在大师亲自督工下于70年代建成。寒来暑往,寺院久经日晒雨淋,白蚁蛀蚀,木料渐渐腐烂,随时有倒塌之危险。加上信众与日俱增,殿堂不敷应用。
    大师遂于98年初重建西方寺,以70岁高龄亲自发起了8次大型筹款活动。“寺院邀请本港歌星献唱,举办粤剧表演、僧人禅修、水陆法会、义卖活动、大型斋宴,还有奖券义卖及爱心曲奇义卖。后来,寺院又陆续发起由信众认捐石柱、供奉寺院佛像”,大师指着寺院内坛续说,“当年所有认捐者的名字全部可以看得到”。重修历经多年完成,大师之后在西方寺后山还兴建起东林安老院和佛教菩提护理安老院。
    西方寺以仿宋宫殿建筑为主要格调,建筑群包括大雄宝殿、万佛宝塔、藏经楼、天王殿、地藏殿、钟楼、鼓楼、寮房、山门等。全寺红墙黄瓦,雕梁画栋,飞檐斗拱,古色古香,既为香江名刹,也是闻名海内外的佛教净土道场。
    宽运法师接掌西方寺
    现在西方寺每月举办的“佛七法会”是全港道场之最,其馀还有诸佛菩萨圣诞法会、浴佛法会、盂兰法会、水陆法会。每年吸引数万名善信、游客及海内外高僧大德参拜。为了发挥寺院之现代化多元功能,寺院构思举办大专佛学夏令营活动。
    西方寺今年3月10日将由监院宽运法师升任为第二任方丈,他近年来已逐渐接掌寺内大小法务和事务。他生于1964年,21岁时跟随永惺大师出家和修习佛法,是本港佛教界较年青而熟习法务的僧人。宽运法师则透露,永惺上人将退而不休,继续潜心于佛学。
少年出家
   “九一八事变”后,日本占据中国东北,1937年爆发“七七事变”,中国开始艰苦的八年抗战。1945年9月日本投降后,国共开始内战。在这种持续战火下,生长在东北的少年永惺被迫展开十多年的逃难之旅。他在无情战火中寻求生死意义,在艰苦磨难中不忘追求佛法,为他后来弘法香江奠定坚实的基础。
    战火离乱 顿悟生死
    1926年农历三月十四日,他出生在东北辽宁省喀喇沁左旗。俗名刘克勤,家中排行第五,与母亲李氏一样长得脸相饱满,双目炯炯有神,性格却与父亲刘德一样敦厚老实。1937年3月,12岁那年,家中远亲、增福寺常修老和尚觉得他是可塑之僧材,遂问“跟我出家好吗?”他从此便出了家,改法号演霖(后再改永惺)。问及当年出家理由,大师说:“当年出家是不懂事。既然出家了,便继续向前走。经历过日本侵华、中国抗战和国共内战,我一路上在摸索中前进,渐渐点燃一盏佛灯。”
12岁出家后,常修老和尚对他爱护有加,经三数年悉心调教,永惺举凡诵经念佛、敲击和执持法器都能板眼如法。在寺院的工作不外是赶经忏、做法事,渐渐地他开始反覆自问“出家所为何事?”为了上求佛法,他萌生了受戒参访之心。
    青年受戒 深研佛理
    1943年,他听说长春般若寺召开传戒活动,按照规定,戒子须满20岁。年仅17岁的永惺决定前往,具一定经忏和佛理造诣的他竟被取录。受戒后他深感佛学渊如大海,为求真正的领悟,决心深入经藏研究佛理,遂往哈尔滨观音寺佛学院正式接受佛学教育,直到1945年。
    这年日本战败,国共开始内战,观音寺遭遇百年不遇的水灾,迫使永惺返回增福寺,因途中染上致命的传染病,他回家养病。不料,有晚劫匪进入家中抢劫后枪伤母亲, 最后返魂无术。不到一个月,常修老和尚也同样遭遇枪伤抢救无效。慈母、恩师的双双离世,使他更加笃定本心追求生死解脱之法。
    永惺决心南下云游四方,先后到过上海普济寺、舟山定海竹隐庵、杭州灵隐寺、青岛湛山寺。数年间,他亲近无数高僧大德的经座,接受正宗丛林教育,更要求自己“自度度人”,深入经藏,不断解答“出家所为何来”的疑问,一步一脚印走在菩提路上。
    自度度人 辗转来港
    1948年初,永惺南下至广东曲江南华寺,后辗转至香港,进入由倓虚老和尚创办的荃湾弘法精舍华南学佛院。3年后毕业,他逐步在香江开展菩提善业,弘法60载。
    出家所为何事?两眉发白的大师说:“荷担如来家业,既是自己的志愿,也是自己的工作,更是自己的事业。”回望走过的菩提路,他缓缓叹了口气说,“唉!辛苦!人生在世,每个人都要奔波劳碌。出家人以弘法为家务,利生为事业,更要忍苦耐劳。”
    永惺大师除了通晓经、律、论三藏外,对建筑设计、印刷出版、财务管理、缝纫、厨艺……也都是手到拿来,无一不能,赢得了“万能法师”之美名。这位东北僧侣说起刚到港的生活时指,“那时在华南学佛院读书,生活环境不是很好。我和同修到学佛院后山种菜、伐柴、织手袜、制肥皂、酿酱油、开印刷厂……什么都做”。
    后来,他为了修建东林念佛堂和西方寺,常常亲自觅地,之后负起策划督工,每天到工地指挥。道场修好了,他又负起全部僧侣的生活事务和道场法务。“你知道吗?西方寺的布局全是我一人设计”,大师深感自豪地说。
    创学会办月刊
    大师于1965年创办“菩提学会”,学会每年印赠佛经,广结法缘,如编印《菩提丛书》,出版高僧或学者所著之佛学入门书籍十数种,接引初学佛者;为保存香港寺院历史,礼聘多位专业人士拜访各大道场,搜集资料及拍照,出版《香江梵宇》大型画册。
    他更亲自于86年3月创办《菩提月刊》,内容涵盖佛法义理、生活应用、寺院介绍、高僧传记、教界新闻等,图文并茂,至今已出版至240期,广受海内外读者欢迎,发行量还在不断增长。学会亦整理、出版永惺大师之开示,历年出版有《永惺法语录》、《永惺上人开示录》、《菩提随笔》、《菩提文集》、《佛学问答》、《永惺上人开示录(三)》,均大受好评。
    大师如今高寿80多岁,双眉早已发白,身体行动日渐不便。他说,“辛苦劳累了一生,如今走起路来腰酸腿也疼,眼睛也不太看得清东西”。话虽如此,大师还是力所能及地出席佛教界举办的活动,为菩提事业殚精竭虑。
    只讲普通话
   “大师居港半个多世纪,粤语说得很好吧?”大师不禁说起了一个小笑话:有一次,有本地客人到访,他以粤语与之交谈。期间有位访客说,大师您还是讲普通话吧。您讲普通话,还有一半人听得懂,您讲广东话,全部人都听不懂。自此之后再也不敢开口讲广东话。大师最后补充说,“不过,我全部都听得懂”。

添加:2014-6-7   录入:湖翁老   人气:1016
<< 后退  返回顶部  关闭窗口  

设为首页 | 走进集团 | 关于我们 | 合作加盟 | 法律声明 | 发明专利 | 健康网 | 求佛祈愿 | 佛慧慈缘 | 高僧祈福 | 十方赞许 | 名人墨宝 | 名家题词 | 好人缘起

泥灸过敏小贴士 | 泥灸得气现象概述 | 上善泥灸 | 同愿同行 | 后台管理 | 中国弘泥

中国泥灸 | 港澳台记 | 泥好健康 | 灸是未来 | 北欧聚焦 | 缘起泥灸 | 荣誉之窗 | 首善之窗 | 美国之行 | 大洋彼岸

伦敦论坛 | 九华山庄 | 天道传奇 | 英国聚焦 | 雁过留声 | 广种福田 | 藏秘香泥 | 皇家玉灸 | 至尊红颜 | 大唐皇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Copyright @ 天医星总部 香港天医星医药集团有限公司    北京办事处:京ICP备08004123号 深圳办事处:粤ICP备08021750号